把尊嚴還給真崎航

真崎航猝逝,但他的病容照在網路上瘋傳,令人不忍。

真崎航猝逝,但他的病容照在網路上瘋傳,令人不忍。

文/王景新

  第一次遇見他,是2011年曼谷潑水節(Songkran Festival),當時我們正在席隆路(Silom Rd.)跟著DJ Station震天響的音樂搖擺射水,忽然,人群開始躁動了,躁動的原因來自一位男人走來了:一位穿著性感皮革裝的男子,露出精實的身材,配上那張帶點孩子氣的面孔,稱得上是完美比例;我有點白目,隨口問身旁朋友,他是誰?怎麼有這麼強的群眾魅力。朋友才把真崎航這號人物的來歷告訴我。

後來幾次遇見他,無論什麼場合,他永遠是大家的焦點,人群躁動的主因。

昨天凌晨,真崎航(Masaki Koh)走了,29歲年華正盛之際,征戰過全世界大小舞台的他,無限風光;然而,當死神的鐮刀一揮,萬夫莫敵如他,也只能從此謝幕人生舞台,徒留遺憾。

但是遺憾之外,我有更多的難過與憤怒,為什麼真崎航躺在病床上雙眼緊閉的病容照,居然開始在網路上瘋狂轉貼?難道是真崎航的親友,為了向他的粉絲交代,因此隨手拍下這些病容照,讓他的粉絲們懷念?

不,不可能的,沒有人會希望自己的病容照讓全世界品頭論足。

還是拍下這些照片的人,認為真崎航不過就是個拍成人片的男優,平常也幾乎以裸露的姿態見人,拍他的病容照,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

不,不可能的,沒有人會希望自己的病容照讓全世界品頭論足。

我開始擔心,未來的幾天,如果網路上再出現真崎航躺在棺木裡的遺照,或許也不足為奇?

網路社群服務(SNS,Social Network Service)興起,人人都可以是編輯與記者,但不同的是,正統的編輯與記者知道守門人(Gatekeeper)理論,知道什麼東西不該po;誠如「水果日報」剛登陸台灣之際,偶在報上刊登出受害人照片、或是屍骨不全照等,總會被輿論撻伐。其實守門人理論不過就八個字而已: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

在此,我要請求那些真崎航身邊的親近人士,拜託不要讓我的擔心成真,不要(再)拍攝或流出任何真崎航的病容照、甚至是遺照;把尊嚴還給真崎航,讓日後人們憶及他時,總是那樣挺拔、帥氣的形象,而不是帶著氧氣罩、雙眼緊閉,那種奄奄一息的病(遺)容。

最後,我也要感謝真崎航對我的體貼與誠懇。

那夜,他下舞台時,群眾蜂擁圍繞他,大多都是抱持著吃豆腐的心態,朋友還開心激動地說:「摸到了!摸到了!」我選擇站在原地,保持一點距離欣賞他的風采,即使知道他的工作是男優,我也不想不尊重他;沒想到他不小心踩到我的腳,但其實那夜人潮洶湧,踩到腳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,但真崎航馬上轉頭雙眼注視著我,更用雙手撫摸我的雙頰,跟我誠懇的致歉(那一刻我全身發燙)。

對我而言,他是一位站在舞台的明星;對他而言,我充其量只是萬千觀眾的一位,與路人無異。他卻願意停下腳步,對我致歉,證明他是一個非常好的人,懂得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尊重之道。

這樣好的一個人,無論是誰,怎麼忍心讓他的遺照或病容照在網路上瘋傳?把尊嚴還給真崎航,好嗎?

日本朋友認為,未經真崎航本人同意就po出他的病容照,是一種背叛行為。

日本朋友認為,未經真崎航本人同意就po出他的病容照,是一種背叛行為。

About these ads

About Xiaoshin Wang(小新)

游於藝;不學無術。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繼續記敘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2 則回應給 把尊嚴還給真崎航

  1. 訪客 說:

    真难以想象 就这么离开了

  2. so sad………航君
    have a nice flight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